DREAMERS X Syneos Health ───《CRA的美麗與哀愁》

日期:11/21/2019
講者:Irin Huang、Elizabeth Kao
撰文:陳彥谷
攝影:吳雅淳
編輯:賴捷

1121_1

 

/CRA 大小事

#護理師與CRA的相遇
講師Elizabeth Kao娓娓道出擔任護理師工作,進而啟發成為CRA(Clinical Research Associate; 臨床試驗專員)的過程  。Elizabeth Kao在仍是護理師時就對臨床資料有獨一無二的見解,因此在醫院受到醫生和同儕的賞識; 當時臨床風氣正蓬勃發展,順著潮流的講師因此跳脫原先醫院護理師工作,藉著自己對於臨床資料的天賦,想透過CRA推動台灣臨床產業的進步,為給大眾提供更好的醫療照護盡一份心力。

1121_2

 

CRA甘苦談
Elizabeth Kao說,CRA工作像偵探,對於沒簽名的資料,要查明原因;也像業務,對於研究護理師,或醫生也要打好人脈與交情;像律師法官,要明確判斷出臨床試驗中誰疏失,並追究責任;像報馬仔,對於疏失的護理師也要能鼓起勇氣申報給PI(Principle Investigator; 計畫主持人)做處理,以免之後對計劃造成難以修復的影響。簡而言之,一個好的CRA要極度細心、具備推理能力; 除此之外,也不能忘記人際關係對計劃能順利進行的重要性。

1121_3

 

/CRA 實戰手冊

由於CRA工作內容有一大部分和與人交際有關,談吐之間難以精確表達,所以Syneos Health運用透過小組討論個案的模式進行實際演練,透過「角色扮演」來體驗CRA在醫院時面對各種人物會面臨的狀況。

#狀況一:如果被研究護理師抱怨試驗案系統很爛
擔任CRA或甚至藥業許多角色,察言觀色是十分重要的能力; 每個人個性都不同,需要不同的應對方式。而研究護理師對於CRA而言非常重要,甚至可以主宰CRA的生死。巴結是很好的解決之道,先用鼓勵和慰勞的方法,使護理師能感受到你了解他的苦,讓他感覺到溫暖,再去談系統不良的疏失,並強調馬上改善處理,多數人都會獲得體諒。然而若此事沒有妥善處理,系統太爛,導致護理師不願輸入資料,將影響整體臨床試驗流暢,CRA將會面臨更殘酷的挑戰,甚至丟了飯碗。

1121_4

*同學們熱烈討論,並絞盡腦汁猜想跟自己演對手戲的同學會給出什麼回應與難題。

#狀況二:研究護理師說受試者同意書不見了,該如何向醫師解釋。
研究護理師是掌握計畫能順利進行的重要角色,所以與其溝通要盡量採取圓滑的方式。對於此事件分析要用不同角度切入,一樣是同意書不見,單純從計畫進行的角度而言可能無所謂,因為病人已經同意進行試驗研究了;然而從法規的角度來說,稽查人員可能會懷疑本臨床試驗缺乏正當性。所以向醫生說明時,可以委婉的方式呈現目前同意書不見的事實,並在下次病人來之前,請病人再簽署一遍,或是找到備份來繳交。

1121_5

*與講師一同前來的Syneos同仁們也加入討論,適時地引導同學們思考。

#狀況三:確認PI帳號,是否為醫生所用?
電子化時代來臨,許多帳號擁有者和使用者可能並非同一人。可能PI沒盡到百分之百的責任,而是吩咐研究助手簽署追蹤病人;而CRA需藥確認PI是認真的參與試驗的,但CRA和PI見面的機會很少,因此可以先請SC(Study Coordinator; 研究協調員)打聽PI的個性,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衝突,先以了解PI最近工作狀況忙碌與否開場,再開始問有關試驗案的內容; 或者先問問病人的生理狀況,藉以確認PI帳號是否是本人親自使用,也有可能是PI因為太忙碌之後才會看,並非帳號給其他人用。

 

1121_6

*討論過後,同學們上台扮演不同的角色,有可能是CRA、科主任、研究護理師等等; 讓大家能體會CRA在醫院中面對各種角色時的應對狀況。

1121_7
1121_8

*感謝Syneos講師及同仁們的蒞臨,參與這次工作坊的同學們都收穫良多,相信大家對CRA的認識又更深入了!